2007年3月10日 星期六 阴 6-12度

第一次参加葬礼,第一次为逝者落泪。

有时候,仅仅需要的是一种氛围,在这一刻,全场都感受到了真情,这种真情,令所有在场的生者潸然泪下。

追悼会结束的那一刻,灵堂的门开启,仿佛一束耀眼的亮光滑过,从此,真正地阴阳两隔。亲人们撕心裂肺的哭喊,最终,被礼炮声平息。

小姑父,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