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网上很多关于CCD清洁的教程帖,最终还是没敢自己下手,拿去照相器材市场,50元,搞定。

修相机的师傅带着老花眼镜,一口流利的杭州话,和我4年前来这里的时候没有不同。所不同的是4年前初入大学校门的我拿着一台Seagull DF-2ETM来修测光表,这次拿了台Nikon来清洗CCD。巧合的很,当年也是50。我和他谈起这事时,他已经不记得了。

清洗CCD可谓最一本万利之差事,看他拿着美容用棉签沾着药水,三下两除二就搞定了,试拍一片雪白,看得见的灰尘均已不见踪影。并没有网上所述的无尘环境下处理那么玄乎,说道这里,肯定会有人为我报不平了,自己蘸点乙醇洗洗么不就好了,何苦呢。这让我想起一个笑谈,一个工程师去修一台机器,最后拿锤子咚咚敲了两下,修好了。开价1万美元,让人大跌眼镜。问之为何如此昂贵,答曰,敲一下1美元,但是要知道该往哪里敲,9999美元。众人恍然大悟。其实清洗CCD也是这么回事,为什么同样简单的工具,有些人可以把价值不菲的低通滤镜擦爆掉,原因就在于此。在清洗之前,老师傅特地仔细地看了滤镜,发现并无清洗之痕迹,如果被人胡乱擦过,他显然是不接受的。开始之前,他还一再承诺擦出问题可以赔偿。就当买个保险,也不贵吧,呵呵。咱们讲究的是快乐指数,没必要为了点小钱搞得自己担惊受怕的,当然咱们也鼓励自己动手的DIY精神,不过等我快门到6万次再说吧,嘿嘿。

刚给CCD洗完澡,阿Ben和光哥赶到,一行3人乘光哥的跑车爽了一回,吃过晚饭,还特地送我回车站,着实让我感动了一番,呵呵。快乐的星期天就这么过去。

dsc_0159.JPG

兰州拉面店,一行六人,Ben点了刀削炒面,大盘鸡和烧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