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不清是冬日里的第几场雪,从星期五上午开始就一直没停过,雪已经下的让人感觉乏味。收音机里的声音没完没了地响下去:大雪,暴雪,橙色警报……

    现在已经是2008年2月3号凌晨1点时分,从温暖的办公室沙发上爬起来,视野是模糊的。雪已经停了,但室外的寒冷还是让我禁不住打了个冷颤。在橙色的夜空下,20CM厚的积雪把黑夜变成了白昼,到处是绚丽的光影。

    因为突如其来的降雪改变了日程,年假的值班被提前了。这是我到这座城市的第三个年头,却是第一次值夜班。值班的内容无非是四处走走,办公室里休息休息上上网罢了。在保卫室里,几个人围着一台小小的热风机磕着瓜子,叙着家常。逼近0度的室温,抵制不住的寒冷。路灯的光线刺破朦胧的窗,射进来,幻化成无数变幻莫测的花朵。

    我们去门口铲雪,第一次用铁锹,很新鲜的感觉。路面已经封冻,清除了积雪后还是很滑。不过,体力劳动驱散了寒冷,余下的是温暖和运动过后的快感。在余温中深一脚浅一脚地睡过去,在梦里,我依稀看到了北方。

dsc_2175ok.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