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从杭州回来。

电脑莫名其妙的罢了工,前段时间没日没夜地让他运算,现在,终于有报应了。

故障怎么也检测不出来,每次都是从睡眠状态唤醒时崩溃的,毫无征兆,扫描磁道发现并无坏道,硬盘很健康,它在笑我。于是毅然关闭了休眠功能。以后还是老老实实的让它休息吧。

说到休息,最近已经彻底告别夜猫子状态,每晚12点前必入睡,计算机坏掉可以买新的,而如果我坏掉了呢,谁买新的给我?

中午和ben在拉芳舍喝咖啡,吃午饭。我们聊了很多,健康,事业,无所不谈。Ben谈得很深入,我总是能从他睿智的目光和认真的表情中发现新大陆,那个关于镜子和救生艇的故事也将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徘徊于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