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在我大学的时候度过了他的80大寿,因为客观原因,未能赶到。倒是伯母她们代表已过世的伯父来给他祝寿。

每次回家过节,都是在离开之际任务般地去趟爷爷家,也不过个把小时,爷爷和奶奶总是乐呵呵的,说我又长大了,每当听到这句话,不免心生愧疚。

最近一段时间睡眠状况十分不好。昨晚被乱梦惊醒,梦见奶奶在电话里告诉我爷爷过世的消息,醒来后还沉浸在莫须有的悲痛之中,想起小时候爷爷对我的关爱以及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眼睛酸酸的,我工作了以后可曾给爷爷带来过什么?答案是没有,平日里连电话都没有一个。

夜幕垂下,一个人的办公室。

拿起电话听筒,手指触及透明的按键,突然我停住了,久久不曾按下。是的,我甚至不记得爷爷家的电话。矗立许久,终于在茫茫的记忆里拾起了那个陌生的号码。

“嘟。。。嘟。。。”在近乎焦急的等待后,电话接通了。听筒里终于传来了奶奶亲切的声音。“您和爷爷最近身体还好吧?”我急切地询问,希望得到肯定的答复。

“哦,是月啊。。”奶奶轻松的声音让我如释重负,几乎感激涕零。“我去叫爷爷来接听”

“恩,爷爷奶奶最近的身体还好吧?”

“都好,都好!”这句在往常看来轻描淡写的话语,此时却重如千斤,有时候,我们的生活太理所当然了。

“月,你回来啦。”爷爷在电话里呼唤我的小名,莫名的感动。但是后半句话却让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是阿,以往我只有在回家的时候才给他老人家打电话,在学校,乃至在公司,却从未有过先例,这是我在异地打给爷爷的第一个电话!

“呵呵,我在公司呢,今晚值班。”我不好意思的说。

“好的,一个人在外面,要多注意身体啊。”爷爷语重心长,我沉浸在被亲情包围的幸福之中。

“嗯!”我接过话题,“爷爷的身体怎么样,血压还高么?”

“不高,不高”爷爷还是乐呵呵的样子,“降压药吃着呢,下面70,上面140,前两天刚去报了药费,6000多。”

这时我才意识到,爷爷的一生,可谓平淡而安逸。他一向很健康,每天运动。退休以后享受省级劳模待遇,医药费完全不用我们操心。在他晚年还搬了新的公寓,就在江边,从阳台上看出去就是清澈见底的江水,以及让人陶醉的风景。如果不是因为家庭的变故,他一定能更加幸福地安享晚年的。

“好,好,那我就放心了!”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声音发自肺腑。

接下来的交谈很简短,但是却很温暖。放下电话,通话记录显示,5分钟。

更多的时候,我们会因为友情、爱情而忽略了本该离我们最近的人。依稀记得小猪当初在得知她爷爷辞世的消息后在我怀里彻夜哭泣,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等到失去的时候,才能学会懂得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