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从下面上来,外面很冷,蓝黑色的夜空中一轮暗红的残月孤零零的挂着,偶尔有一声狗吠。小娜她们从市区回来了,把电瓶车交给了我,我拿去车库充电。小赵一身洁白,白色的毛线帽和毛衣,看到我友好地微笑了一下,小娜则仍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拿出我让她带的面包,便回房间去了。

回到屋里,依然感觉寒冷,温度计的指针指在10摄氏度上面,空调一会开,一会自己停了,有气无力的样子。我打开热水器烧洗澡水,希望能消解一下郁闷的情绪。在等待的当儿,打开笔记本和手机上网。

今晚,能睡个好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