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一直在关注关于乔北的日志,一个花季少女,为了爱几近付出自己的生命。天蝎座,谜一样的星座,谜一样的爱情。这样的执著,让人感动。但是如果有一天乔真的站在我面前,我会告诉她,生命,其实很美好。

早些时候,发觉自己身体有些异常,和网上查询的资料一对照结果并不是太妙。白天依然一幅很死皮赖脸的样子,对所有人笑容灿烂。阿里巴巴的董维每次见到我都说,你怎么每天都这么热情?我笑,你看错人了,真正热情的人不是我,而是我的躯体。他于是飞也似的跑开了。我咽了一口口水,它们流进了气管里,我剧烈地咳嗽起来,上气不接下气,难受极了的感觉,人真的是极其敏感的动物,眼里容不得一粒沙,气管里容不得半滴水。

面对午后冷冰冰的艳阳,我习惯于眯起双眼,打个小盹。不过别看白天一幅瞌冲懵懂的样子,到了深夜,却怎么也睡不着了。病痛让人感到无助,莫名其妙的绝望感觉,深入骨髓。清清说,她是属于那种白天倔强而凌晨却在被窝里一个人掉眼泪的女孩子,我听后苦笑,我们最大的敌人,永远是自己。

下午去医院做多普勒超声,在等待的间隙注意到邻座的一位着黑色大衣的年轻女子,个子很高,眼睛很大很漂亮。她忧郁地坐在医院过道的长椅上,一言不发。旁边是一位头发梳得油光发亮的男子,猜测应该是她丈夫,在那里玩世不恭地抖抖腿,不时的东张西望,2人几乎没有一句对话,只有在男人得知做肾彩超需要喝水时,用或命令的语气让女孩自己下去医院的小店买水。怎么看都不像是在陪病人。大概是病情不重吧,我想。又或许,夫妻相处久了,多少都将会是这个样子。

轮到我了,不到5分钟便完成了检查,诊疗费却高得吓人。所幸暂时没有大碍,回到外科,医生嘱咐我吃消炎药,并示意在有必要的时候开刀。虽然很不喜欢后半句话,但因为结果不很糟糕,还是对老医生说了句谢谢,然后,迅速消逝在走廊的尽头。

回去的路上,太阳从车窗外斜斜地照射进来,我脱下了纯黑色的羊皮手套,感觉温暖。生命真的很美好,要好好珍惜。乔,你也要振作。

 dsc0145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