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大凡小猪停机时,我都会毫不犹豫地淘出银行卡给她充上。而妈妈的手机话费,几乎都是她自己按时去营业厅缴纳的,极少停机。

得知妈妈这些天在杭州,话费可能不够用,遂上网给她充了值。末了,她还一再嘱咐不用充太多,她回去自己打理。心生愧疚,我暗暗下决心以后妈妈的话费都第一时间主动买单。虽然开销不大,但却是实实在在的举动。而这种关怀,却是金钱所不能买到的。

我释然,原来亲情也可以“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