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班回卧室看新闻。清一色的正面报道丝毫提不起我的兴趣,满脑子都是国外摄影师抓拍的那些震慑人心的画面。但在嘈杂的新闻中,我的耳朵却隐约捕捉到了一个地名,“北川”。

“受灾特别严重的北川县老县城80%、新县城60%以上的建筑物因地震垮塌。北川县城所属曲山镇共2万余人,其中城区1万余人,仅4000多人脱险,其余人员下落不明。”

怎么那么熟悉呢?

在记忆的海洋里搜寻,觉得这个地方可能和我有关联,但疲惫的大脑已经迈不开步子。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亲人?朋友?网友。。。然后开始回忆这两天不曾上线的网友名单。

“悟空老师!”一道闪电掠过,思维逐渐变得清晰。。。

OM-PC,悟空,北川。。。

还是在读大学的时候,我看中了悟空在无忌论坛上的一款Olympas OM-PC,一番联络即敲定下来给他打款,其妻王女士热情地帮我安排发货。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得知悟空兄的听力有障碍,但已经是无忌上小有名气的相机维修专家了。之后便和他在IM上热烈地讨论胶片,机械相机和各类器材,每次悟空兄都是不厌其烦地解答我各类或大或小的问题,并把他多年的心得与我分享。在这样的一个小县城,物资和资源极度匮乏的情况下,能独立开展相关研究,并在这一领域占据一席之地,实属不易,值得钦佩。

几乎在每一次购买新的摄影器材前,我都会向悟空老师请教,他总是给我最合理化的建议,使我用最小的投入,得到了性能的最大化。当很多朋友惊异我用千元级的镜头就拍摄出如此锐利的图像时,很少有人知道,这其中很大一部分,都得益于悟空老师的指导。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悟空大师对器材的爱好和熟知程度,可以说在庞大的商业摄影队伍里,鲜有能出其右者。

然而现在,悟空兄和他所珍爱的器材,都被埋藏在了北川县一幢五层楼的下面,这是网友在联系了他妻子后,在BBS上公布的。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希望这是一场误会,期望到悟空兄的头像再次在我的好友列表里出现……然后告诉我,他只是受了点皮外伤。

漠然地盯着闪烁的电视屏幕,一则消息栏引起了我的注意:“北川县一个体商户在被掩埋了XX小时后被成功营救出。”

悟空兄,那会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