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的天气炎热异常,整天躲在室内,上周拍的胶卷也懒得拿去洗。吹了一晚上空调,嗓子有点疼。

阿斌哥的生日过去都一周了,现在才想起来该提起笔记录下些什么。

那天下班延迟了5分钟,没能赶上公车。正打算转车到车站坐快客,一辆红色的的士在我面前停了下来。“盐官,顺路车,走不走?”

闷热的黄昏,夕阳从车窗外照射进来,没有开空调。副驾驶座是一位中年男子,后排只有我和一小男孩,彼此都不怎么爱说话。到达古城的时候,城里只有零零落落的几辆的士,好容易才打到一部,沿着日本鬼子建造的漂亮的老沪杭路,蜿蜒前行了10多公里的样子,方才抵达车站。

夜幕中的868路,熟悉的大学城。看了下时间,8点。

和卢柯等三人会合,在阿三川味观终于见到了久违的阿斌哥。他一改往日颓废风格,理了个小平头,意气风发,潇洒的不得了了。紧挨着的当然是美女嫂子,她专程从温州赶来,原本约好咱们几个一起给阿斌哥一个惊喜,不料中途叛逃,直奔下沙去了。

酒席上自是高朋满座,洋洋洒洒的一大桌酒菜,直吃得我们掉眼泪,看来老大最近是爆发了阿。吃完饭后继续K歌,很是尽兴,歌神阿斌自然是今天的主角。一曲陶喆的《普通朋友》惊艳四座,至此,我们的柯总一直强忍着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阿斌哥,你不混演艺圈真是太可惜了啊!”这可不是反话,自他那首《melody》之后,很少在KTV听到这么有味道的歌声了。

午夜将至,我们一行四人打车回市区。窗外,杭州城的夜色绚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