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白色MM留言敦促我不要偷懒,想想也是,不可以以移动上网为借口而耽误了更新BLOG,但我这人很怪,在白天喧嚣的办公室里写不出一丁点文字,而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却有着强烈的表达欲望,这种莫名的力量支撑着我录音、拍照、和写出那些乱七八糟的文字。

2008年给我带来的痛苦回忆太多,不过也正是这一年,我完成了自己职业路途上一个重大的转变——从一个成天面对鬼佬和形形色色国人的Sales变成了一个成天魂不守舍说好听点是Engineer说难听点是修理工的这么一个角色。记得刚毕业那年,还热衷于去评个助工啥的。现在才知道,做技术的苦啊,更何况是热度不断减退的光伏行业。

 

如今,情人节前一天,一个人,火车站,我在候车席里写这篇日志。广播里传来列车即将到达的消息,熟悉的声音,还是那班从这个小城开往杭州的列车,它的最终目的地是桂林。

 

在车上,暖洋洋的,车外狂风呼啸,闷热的让人心烦的两天终于过去,接下来会是阴雨的周末。

 

阿斌哥在为他尚未租出的4套房间而心烦,大路在为新成立的服装公司订单而四处奔波,小柯在筹划他的新的赚钱项目,而我在干什么呢?

 

我在看窗外的风景。

 

耳朵里塞着耳机。盯着车窗外忽明忽暗的光线。近处高架桥昏黄的路灯从我头顶掠过,远处是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城市边缘是流动的灯火,车流涌动,色彩斑斓。

 

到站。口袋里还剩下3块钱,正好留着坐公车到小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