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我就要离开这座古老的城市。
下午订了T28次的车票,终点站是西安。然后转机回上海,仅逗留12小时。
早些时候,我和室友璇儿骑车穿行在拉萨的街头。两个素不相识的男女,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游荡。彼此所拥有的,只有真诚。
我们骑车穿越一片绿色的树林,阳光穿过翠绿的树叶,投下婆娑的影子。两边就是拉鲁湿地,清澈见底的泉水,牦牛在草场上安静地吃草。
第一次,在独自出去旅行的时候,留下自己那么多的影像。
下午去了大昭寺,在殿前看虔诚的信徒们磕长头,璇儿说看他们磕头,有一种发自内心的震撼。早些年她在韩国,清晨在公园里看年轻的身影诵读圣经,一边读还一边流泪,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如此感动?
嗯,是信仰的力量。
中国人缺少信仰,我也是。

下午一个人回旅社,给朋友们填明信片。然后一个人趴在房间的床上小憩。房门虚掩,傍晚的阳光散射进来,宁静有趣。
走廊里传来响动,是它特有的脚步声。我轻轻叫唤,土豆。
脚步声越来越近,房门被推开,熟悉的身影走到我的床前。我轻轻抚摸它的头,才3天,这个大家伙就和我完全熟悉了,对我毫不戒备。我想,这应该是平措的氛围教会了它信赖任何一个陌生的客人。正如我们3人同宿一室,可以毫无顾忌地把贵重物品摊放在床上那样。
晚8点,天还很亮,我去驴窝还单车,顺便吃饭。这是一个非常有味道的餐厅,在闹市街并不起眼,在地图上找到的它,出乎意料的饭菜很清淡,非常符合养生之道。像妈妈烧的那样,嘿嘿,打个广告。谁让老板娘让我免费上网呢?
去超市买了些吃的,最后一次,融入拉萨的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