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的第26个周末.闷热的天气。

大礼拜取消之后,每次都要在星期六的傍晚匆匆赶到车站,搭乘列车返杭,次日晚再折返回司,如此折
腾。

列车徐徐驶出站台,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望着即将沉睡的夕阳,有那么一瞬间,感叹时间的流逝。略
微疲惫的心灵,自己仿佛一个旅行者,在历史的岁月里穿行,不曾被任何人记住。

一周之前,同样的时间,同样也在这根轨道上,车厢里的空气冷静。和我隔了一个过道的女子正在熟睡
,窗外的景物飞速掠过,只留下模糊的幻影。而她,已仿佛,离这个世界,很远。

曾经梦想的一种状态。

旅途中的幸福与安逸,多么希望自己能换成她,就这样安详地睡去,永不再醒来。

列车开始减速,再次回归到现实中,火车站-公交车-世纪新城,这次终于记得坐在左边靠窗的位置,高架桥下来的时候,能透过高架看到灰白的楼宇,它们在阴沉的天空下,分外醒目。

接下来发生的如同录影带的回放,无需再记录。所不同的是,这次我和小柯讨论的话题换成了大爆炸,讨论那始于简单,而今依旧精致的宇宙。

第二天,小天一大早从滨江跑来市区找我,同时取几张之前的合影,天气异常炎热。在吃过早餐兼午餐
后她陪同我一起前往火车站买票,然后我再按原计划约了几个朋友去银乐迪K歌。

自2点开始,一整个下午都是和Jovita、querida、tata、小天四位美女一同度过。Jovita以一个文静可人的造型出现,歌声甜美动人,当属偶像派,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了;querida是jovita的同事,初次见面,落落大方的感觉,声音醇厚有张力,当属实力派;tata还是那么的富有亲和力,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声音纤细有特质,估计要是有机会做少儿节目主持的话,定能博得众多孩子们的欢心。而小天因为最近有被音乐会伤到耳朵,所以绝大多数时间她只是在一旁静静地听,时而帮我拍照,干净的微笑时刻挂在她白里透红的脸蛋上,很是可爱。

我们差不多唱了4个小时,在暮色降临的时候,离开。TATA送我到火车站,然后相互道别。

明天又将是一个新的工作日,我们将再次把自己封闭在只属于各自的狭小世界里。

平安保险的一位部门经理曾对我说过:人生就是周而复始的工作,工作中没有兴趣可言,只有现实。

讲这番话的时候,他那有些斜视的眼睛藏在厚厚的玻璃镜片后面,却掩饰不住那淡淡的无奈。初出象牙塔的我当初尚不能完全理解这句话背后的隐含意思,时隔3年之后,在人潮攒动的站台,不经意间发现,自己却早已经,沦陷。

车站

车站

沉睡中的旅途

沉睡中的旅途

高架桥后面的楼宇

高架桥后面的楼宇

jovita

jovita

querida·jovita

querida·jovi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