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117医院的途中,遇上罕见雷雨。

出门前特地查了天气预报,曰“阴天-大雾”,没有带伞。

从B1公交上下来,天空骤然变暗,不到10分钟的工夫,已经黑暗如夜,这样的落差,有如再次经历世纪日全食。

没有路灯照亮的城市,骤然昏睡,伫立在黄龙体育中心前的马路中央,感受这世界末日般的躁动,有那么一瞬间,世界仿佛只属于我一个人。

瓢泼大雨顷刻而下,电闪雷鸣,暴风雨疯狂地肆虐着人间天堂。

打不到的士,我在雨中沿人行道一路小跑,一辆私家车停下来,摇下车窗,本地口音的中年男子朝我大喊:去哪里?

灵隐路,我说。

在车内,感觉有些闷,雨大到不能开窗,甚至连刮雨器都已几乎完全没有作用。透过被雨水模糊的挡

风玻璃,明晃晃的汽车大灯从对面照过来,依稀可见马路两边的参天大树,城市的排水系统已经瘫痪

,道路的积水已经逼近车辆的排气管。

住院部:

手术后的阿姨虚弱地躺在病床上,打着淡黄色液体的点滴;头疼的利害,麻醉药的反应还没有过去。外科手术后的康复期是漫长而辛苦的,需要安静和充分的休息,不禁想到一年前母亲的那次手术,那一次杭城的雷雨,竟与今日如此类似!

风雨过后总要见彩虹,在回去的的士上,叔叔听了我的描述如是道。

心里默默地祝福阿姨能尽早康复。

暴雨

———————————————————————————————————————-

以下附2008年6月23日日志, 那次是陪母亲做胆囊手术,术后一切顺利,不到一周便出院了。

照片是用移动电话拍摄,虽然像素极低,但总算能够记录当时的影像。

二日-雷雨

六月 23, 2008 by PIGI  (Edit)
分类:日志·随笔

如果不是因为雷声,在15楼的房间里是感觉不出窗外的瓢泼大雨的。

乌云密布,开始蔓延,顷刻间将城市的楼宇湮没。

透过雨雾,撕裂天空的闪电,艰难飞行的大鸟,步履蹒跚的路人,瞬间减少的车流,构成了这座号称天堂的都市,宛若世界末日的景象。

一刻钟后,天色渐明。走出房间,漫步在过道的尽头,又瞥见了一幕独到的风景。

这时,黑色的乌云已经爬高,城市的上空,漂浮着两团巨大的云朵,洁白无瑕,在灰色的背景下,尤为醒目。远处的高楼正不断接受闪电的洗礼,频率极高,但仍无法把握,无法将他们记录下来。

感动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