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间回舍,楼道内拾得大鸟一只,捉之,发出难听且刺儿的悲鸣,遂置于纸箱内,并垫上厚布,安睡。。疑为乌鸦,想到民间传言,不爽。

四点三十分下班,回屋细细观察。该鸟周身黑色为主,嘴巴也为黑,排除了八哥等的可能。越看越不对,拿起相机拍照发给吉,意外被告知是喜鹊。。。狂汗,Google一下,证据确凿,狂喜。

一起听摇摆雪儿的碟,一起吃晚饭,给他清理干净小窝,打算养两天就把他放了。Thanks goodness!生活有时也会有小小改变。

喜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