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all posts tagged with '雪'.

除夕-雪-昨日

  • 二月 15, 2010 00:54

除夕的下午。多云。

几只仓雁在江面上盘璇,不时俯冲下来捕江面上的鱼,带着战利品满载而归。

简单,温暖,幸福的新年。温暖的家。

 夜里,忽然下起了米粒大的雪籽,打在窗上啪啪作响。凌晨数倒计时的时候,外面已是一片银装素裹。

和朋友互道新年快乐,情人节快乐。

炫丽的烟花缤纷了我的脸。

2010-除夕夜

2010-除夕夜

一天前,雨。一个人在酒店洗浴,吃着鲜红的草莓,点播电影,欣赏窗外的夜色,感觉惬意。

昨日

昨日

Hi,我的家乡!明年的新年,有了新家,我还会在这里么?

Today

Today

吉他弹唱-雪人

  • 十二月 28, 2009 22:58

圣诞节后的第二天,杭州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

刚刚还跟朋友笑言这是圣诞老人送给杭州的最好礼物。

昨天下午,在温暖的阁楼小窝里,弹着吉它,看窗外飘落凡间的精灵,全然忘记了寒冷。

不敢独享这份惬意,把音频发出来与大家一同分享气氛。即兴演奏的,错误很多,麦克风有点受潮,忽略暴音。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录音/弹唱:遁地猪猪

附吉他谱:

 C          Em               F     C      Dm7     G

   好冷 雪已经积的那麼深 Merry X’mas To You 我深爱的人

   C          Em             F      C         Dm7     Dm7/G C

   好冷 整个冬天在你家门 Are You My Snow Man? 我痴痴 痴痴的等

      C                       Em           F     C

   雪 一片 一片 一片 一片 拼出你我的缘份 我的爱因你而生

   Dm7            G

   你的手摸出我的心和疼

       C                     Em               F

   雪 一片 一片 一片 一片 在天空静静繽纷 眼看春天

       C        Dm7  G    C

   就要来了 而我也将不再生存

十二月贰拾柒日-大雪

  • 十二月 28, 2009 04:30

早晨,睡梦中手机铃声响起。柯重阳在电话里说,“下雪了,你还在被窝里吧。”

“恩。”我睡眼惺松,“真的假的?”

“的确,你拉开窗帘看一下。”他说,“顺便帮我个忙。”

什么?

“确认下是不是真的,我也还在被子里。”

“…….”

拉开窗帘,外面是一片耀眼的白。漫天飞舞的雪花,千姿百态,随风舞动。

圣诞节过后的第二天,这些惹人喜爱的精灵悄悄地降临杭城,带来了新年的气息。

因为大雪和降温,整整一天没有出家门,原定计划被打乱。傍晚时分,雪停了,阿斌建议去买点菜来做火锅驱寒,于是在这个零下2度的寒冷夜晚,我们两个男人一共吃下了1斤羊肉,1斤排骨和3两牛肉以及1斤白虾和海蚌。如此惊人的胃口,不作此文纪念一番实在说不过去。

腐败归腐败,精神文明建设也是要抓的。最近阿斌就迷上了我那把破吉他,一有空就抓起来练习,扬言说要超越我,于是两个人在家的时候经常为了练琴争先恐后抢得不亦乐乎,倒也挺有气氛。另外为了纪念今冬的第一场雪,特地录了首小曲,将于明天发布,特此告知。

以上零碎的文字来自贰零零玖年十二月贰拾柒日-大雪夜

我看到了北

  • 二月 3, 2008 01:34

    记不清是冬日里的第几场雪,从星期五上午开始就一直没停过,雪已经下的让人感觉乏味。收音机里的声音没完没了地响下去:大雪,暴雪,橙色警报……

    现在已经是2008年2月3号凌晨1点时分,从温暖的办公室沙发上爬起来,视野是模糊的。雪已经停了,但室外的寒冷还是让我禁不住打了个冷颤。在橙色的夜空下,20CM厚的积雪把黑夜变成了白昼,到处是绚丽的光影。

    因为突如其来的降雪改变了日程,年假的值班被提前了。这是我到这座城市的第三个年头,却是第一次值夜班。值班的内容无非是四处走走,办公室里休息休息上上网罢了。在保卫室里,几个人围着一台小小的热风机磕着瓜子,叙着家常。逼近0度的室温,抵制不住的寒冷。路灯的光线刺破朦胧的窗,射进来,幻化成无数变幻莫测的花朵。

    我们去门口铲雪,第一次用铁锹,很新鲜的感觉。路面已经封冻,清除了积雪后还是很滑。不过,体力劳动驱散了寒冷,余下的是温暖和运动过后的快感。在余温中深一脚浅一脚地睡过去,在梦里,我依稀看到了北方。

dsc_2175ok.jpg

冬夜,雪,328

  • 一月 22, 2008 23:07

加班到很晚,出去买零食的时候,发现外面有了薄薄的积雪。

白色的舞动的精灵们,在这个意料之外的夜晚,降临了这座南方的城市。

回来的路上,雪又开始下,雪花打在脸上,是温暖的。它们照亮了漆黑的夜空,在昏黄的路灯下。

4年前的那个冬夜,328车站,路灯下,也是这么大的雪花。我们庆祝着走进象牙塔的第一场雪,圣诞节的夜晚,那么美妙而动人。

时光匆匆,一去不复返。

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