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all posts tagged with '胶卷'.

失落的影像-依尔福Pan F Plus

  • 二月 13, 2010 00:58

搬家时从一个摄影包里掏出10多卷黑白胶片,ILFORD PAN F PLUS 50,外包装标示其有效期到2000年6月,过期10年左右。

ILFORD PAN F 50

ILFORD PAN F 50

很好奇如此古老而又保存不良的胶片,能出什么样的效果。于是我翻出了温度计,显影药水和那些瓶瓶罐罐,试图找寻那些失落的影像。

拍摄器材:Nikon F90X+50MM标准镜头;

天气状况:阴天;

曝光表设置:ISO 50(标准);

光源:自然光。

深夜时分,黑暗的洗手间,熟悉的胶片气味。

不到10分钟完成片盘装片,放进显影罐,盖好,开灯,准备冲片。

冲片步骤:

一、显影。以1:50稀释D-76浓缩液(不同品牌的浓缩液稀释标准请参见说明书),共计250ML,恒温在20摄氏度。先用纯净水过一遍胶片,然后快速倒入显影液,开始计时。

第一分钟连续搅拌30秒,而后在1分30秒,2分40秒,3分50秒,5分钟,6分10秒,7分20秒,8分30秒分别搅拌一次,每次的搅拌时间为10秒钟。全部显影时间在9分钟(未过期胶片在20摄氏度时显影8分钟,这里延长时间主要考虑到胶片已过期,和冬天室温低,温度在搅拌过程中一度下降到19.5摄氏度)。

二、停显。迅速倒出显影液,加入停显液,停显液的选择为稀释后的冰醋酸;

三、定影。快速注入F-5坚膜定影液,连续搅拌1分钟,而后每分钟搅拌一次,以防止气泡沉积影响定影效果。合计定影时间为20分钟。倒出定影液。

四、水洗。用流动的水清洗胶片20分钟。

五、添加湿润剂。加一滴湿润剂,最后一道使用纯净水,以防水渍。

六、晾干。

定影还未完成,我便迫不及待地取出片盘查看效果。天!片基通透,曝光准确,影像清晰,银盐颗粒厚薄均匀,大大超出我的想象。

定影完成

水洗之前

水洗完成,悬挂晾干

水洗完成,悬挂晾干

一切完成之后,将底片悬挂晾干,此过程需要12小时左右。晾干完成,将片子反向卷曲,以获得最佳平整度:
晾干,等待扫描

晾干,等待扫描

装片扫描,以下为样片。扫描仪比较业余,不过网络发布用足够了。是不是很LOMO呢?
EPSON 2480 PHOTO扫描样片

EPSON 2480 PHOTO扫描样片

写在最后:过期10年的胶片能够达到如此稳定的效果的确让人惊喜,猪猪简要分析一下其中的原因:

首先应归功于英国ILFORD胶片一丝不苟的工艺品质。否则很难想象,依尔福的乳剂层在十几年后依然稳定如新,只是在颗粒和宽容度上性能稍有减弱。

其次在拍摄时,严格使用标称感光度来曝光。过期胶片的乳剂层感光度有所减弱,所以不建议采取高感迫冲的使用方式。迫冲需要延长显影时间,如果显影时间过久容易导致胶片发灰,严重影响画面质量。

最后一点就是适当延长显影时间(1min),并充分搅拌以提高画面反差。

下次猪猪将尝试使用ISO 25度来拍摄,以提升这个胶片最大的性能,敬请关注。

Weekend-外拍

  • 三月 16, 2009 01:07

-Weekend

周五的傍晚,雨戛然而止。寒冷的风,气温骤降到0度,天气预报说将会有雨夹雪。

在出租车上,我抬头仰望深蓝色的夜空,广袤的平原上,云朵变幻万千。我捣鼓着手里的相机,机内只有一卷Velvia的反转片。滕古雄说想借我的胶片机玩,于是在出门前的一刻带上了它。我没有带数码,因为,他已经很重了。

绕了些弯路,6点30分,才到达车站,而此时1979已经在站台上停靠了将近半个小时,我买不上票,便径直冲进候车大厅,越过检票处的栏杆。站台上是熟悉的机车,软卧车厢的列车员小姐超我微笑,放我进去,列车开始沿着轨道滑动。

因为事先知道第二天是晴天,当我得知摄影协会的外拍消息时,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不过手里只有一台F4、一支50/1.4的手动标头。明天还得去买胶片,我对自己说。

-外拍

雨后初晴的杭州,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太阳那么骄傲地照着,仿佛被阴雨压抑太久。

没有带反光板,我们于是径直去了中国美院。在一幢教学楼的底层,终于买到了代用品。

极富空间感的建筑,金黄的油菜花,温暖的午后,72次清脆的快门;

再一次,为菲林的色彩所征服。

模特:媛
摄影:PIGI
器材:Nikon F4 AI-50MM/f1.4手动
胶片:FUJI FILM 100 & 200 彩色负片
输出:底片扫描,无PS

Rodinal,黑夜

  • 四月 15, 2008 20:30

星期六去了小柯那里,度过一个白天外加一个凌晨。深夜的办公室,昏黄的路灯,通宵的大厦,微风的阳台,令人难忘。

第二天睡到10点半起来,一起去了Fellwell的健身房,阿柯和健身教练侃侃而谈,那认真劲儿连我都差点信以为真了。末了,他加了句“我的口才有所进步吧。”OH, my gold。。

不过最让人激动的还是显影液到手了。在物美门口,我从一位老师的手中接过Rodinal,传说中的爱克发百年显影剂。深褐色的液体,已经氧化,我努力撅起鼻子,欲从里面嗅到酱油的味道,可惜没有得逞。印象中剧毒的液体居然是没有味道的,多少让我有些失望。

接下来Ben哥来了,请我们到铛铛香辣馆吃了顿好的,来杭州那么多次了第一次吃到这么像样的东西,眼泪刷刷地。

在回程等车的途中,我突然萌发了用黑白胶片来记录黑夜的念头,虽然我知道拿100度胶片手持拍摄的结果——望着仅有几个黑斑的空白底片一筹莫展。

又一个深夜,我戴上红色的乳胶手套怀着忐忑的心情冲完了这卷底片。效果令人惊讶,在我的骨灰级扫描仪下亦有优异表现。人像表现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夸张,宁谧的黑夜却被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属色泽,颗粒细致。所有的迹象都表明,古老的银盐再一次击败了数码。最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朦胧的路灯都被一个个小圈所环绕,给人一种超脱现实的梦幻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SHD100没有防眩光乳剂层而歪打正着呢?

雷丁娜 1:25稀释 20摄氏度 显影6分30秒,停显1分,F-24定影30分钟,水洗1小时。

背景音乐: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关于菲林/胶片

  • 三月 8, 2008 01:06

关于菲林的故事,由来已久了。

小学的时候,我就深深地爱上了菲林这个奇妙的东西,(那时候还习惯叫胶片,呵呵!)说来也甚是有趣。六年级的一次春游,我用“东方”半手动傻瓜相机拍了一卷Kodak Gold 100,拿去冲印店冲洗时,被冲印店的老板冠以了“小摄影师”的美名。至今,我仍保留着那些妙趣横生的照片,充满童趣的年龄,天真,无邪,坦诚,让人感动。。假如时间可以倒流,那会让它永远停留在我的童年。

初中的三年,基本没再摸过相机,理由很简单,我唯一的“家当”在我的一次“例行手术”中彻底解体,化作一堆螺丝、塑料和组件。。我真的没对它怎么样,无非是想看看快门的工作原理而已,却因此失去了我最心爱的宝贝。(其实也不是第一次了,在我五岁那年就拆坏了一台曾伴随我成长的Konica相机,好像还挨了父亲的一顿骂,记不清了,暂且忽略)不过就在初三那年,我接触到了真正的相机,学建筑的表姐给我带来了一台Seagull DF-2,那时的我视若珍宝。小小的单反带给我幼小心灵的撞击是巨大的,直接促使我在考上重高的当年入了一台DF-2ETM(DF-2的电子测光版),用自己的积蓄。当然,对我震撼更大的不外乎表姐书架上那两本《美国纽约摄影学院教材》,那是我迄今为止阅读过的最优秀的摄影书籍。

感谢菲林,我得以完整地记录高中生活。春节开同学会时特意整理了几张带去,小小轰动了一番,甚是欣慰。

3年时间转瞬即逝,02年,我带着从新华社姐夫那里借来的Nikon F90X和几卷菲林来到了梦想中的象牙塔。凭借这身准专业行头,在通过了文字考核后顺利拿到了军训的“免训证”——特刊记者证。从此便机不离身,菲林和胶片机伴随我走过了多彩的大学时光。在此期间,我有幸结识了Ben,Zai,ZZ,LZ,DX…,摄影已经成了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后两年,我们共同接过了校摄影协会,并陆续组建了工作室、暗房,这是后话。

还是关于菲林,有一位哥们不得不提及,那就是子博。当年我拿着拍摄好的SHD 100借了学校暗房时,我对冲印的全部了解还只局限于菲林显影,经验更是少的可怜。在充斥着霉味的暗房里,子博和我一待就是一整天,他几乎把他知道的所有东西,包括自己摄影课后期作业的心得全部传授与了我。吃过午饭回来,在扩印间里,昏暗的安全灯照射无力地发着光,我隐约望见他背倚着墙壁,端坐在冰凉地板上小憩的身影,那一天,我们方才结识。

从菲林谈到暗室、摄影,写了一堆琐事,想说的话,也就这些。

___

___

___

___

___

___

___

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