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手记

每天,戴上耳机,像一个普通电台主持人那样做节目到深夜。好多时间,都觉得自己的耳朵好像要废掉。今天去医院打点滴回来,医生第一句话是,你有没有在听耳机。很少,我违心地回答道。

打完点滴,感觉好了些,晚上继续在电脑前面录安妮宝贝的文字,和主人公一起经历心理的跌宕起伏,心中,免不了悸动。1周没有录音了,普通话又生硬起来,好几个词语都要用智能ABC来查读错没有。愚钝的脑子暴露无遗。附上首歌。

[audio:http://hi.pigi.cn/mp3/yesterday.mp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