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睡得太多,晚上就睡不着了。

还是第一次在温暖的被窝里睁着一只眼用手机写日志,感觉像是在给人发短信。房间门窗紧闭,只有劈哩叭啦的滴水声。倒并不是屋顶漏雨,而是楼上空调室外机滴水,打在我的外机铁壳上发出的。另外还有空调马达的声音,它们将一直陪伴我直到黎明。

翻了一个身,把耳朵埋到被子里。冷空气过境后的天气又回暖了,被子盖太紧还会出汗,真不知道楼上的吃错了什么药,大概是因为用公司的电不要钱吧,又或许被子不够厚。这忽冷忽热的天气真让人抓狂,唯一的欣慰就是感冒提早痊愈了,毫无征兆的,正如它匆匆地来。

睡意袭来,晚安PI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