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二零零八年某个积雪尚未消融的夜晚写这篇日志。

      宁静的黑夜,没有一丝风,但却寒意袭人,就在昨天夜里,寂寞的雨花访问了这座不起眼的江浙小城,梦醒来的时候,整个世界都是纯白的,没有一丝污垢。

      马路上已经有了薄薄的积雪,行人和车辆少了,空气变得新鲜。临近午饭时,搭上了前往市中心的公车,我收下浅黄色的天堂伞掸去身上纯白的雪花,选一个避静的角落坐下。一路上,我都在拍雪,雪越下越大,满天飞舞的雪花们,透过朦胧的车窗,印入我的眼帘。我打开车窗,没有一丝寒意,雪,其实是温暖的。

      下车冲入雪幕,蹦向30米开外的面馆。和往常一样叫了份酥羊大面,在玻璃窗前很快地吃完,浓浓的暖意,幸福的感觉。外边一个穿蓝色滑雪衣的小孩煞有介事的跑到落地玻璃前,重重扣了两下,然后在大人气呼呼的眼神下一溜烟地跑开了,他一定非常有成就感,我想。右手边是一对父子,吃着热腾腾的碗面,叙着家常,父亲还不时的伸出手去摸儿子的脑袋,场面甚是温馨。

      去西山采雪景时,雪已经停了。石桥上已经积满了雪,整个公园里面,人潮涌动。最让人意外的还是一对新婚的夫妇,新娘身着洁白的婚纱,新郎西装革履。他们真切的笑容冲淡了漫山遍野的寒意,空气里洋溢着幸福的味道,此刻与大雪的邂逅,注定将在他们的记忆中成为永恒。

      回来的时候,一个韭菜饼,一大盒酸奶,一大包五谷道场以及杂七杂八的零食。街头巷尾,雪成了市民们津津乐道的话题,洁白的精灵们,就在这样的不经意间悄然潜入我们喧嚣的生活,带给我们以片刻的宁静。

      一些零碎的照片:

DSC_1689.jpgDSC_1680.jpgDSC_1633.jpgDSC_1700.jpgDSC_1721.jpgDSC_1694.jpgDSC_173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