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去了小柯那里,度过一个白天外加一个凌晨。深夜的办公室,昏黄的路灯,通宵的大厦,微风的阳台,令人难忘。

第二天睡到10点半起来,一起去了Fellwell的健身房,阿柯和健身教练侃侃而谈,那认真劲儿连我都差点信以为真了。末了,他加了句“我的口才有所进步吧。”OH, my gold。。

不过最让人激动的还是显影液到手了。在物美门口,我从一位老师的手中接过Rodinal,传说中的爱克发百年显影剂。深褐色的液体,已经氧化,我努力撅起鼻子,欲从里面嗅到酱油的味道,可惜没有得逞。印象中剧毒的液体居然是没有味道的,多少让我有些失望。

接下来Ben哥来了,请我们到铛铛香辣馆吃了顿好的,来杭州那么多次了第一次吃到这么像样的东西,眼泪刷刷地。

在回程等车的途中,我突然萌发了用黑白胶片来记录黑夜的念头,虽然我知道拿100度胶片手持拍摄的结果——望着仅有几个黑斑的空白底片一筹莫展。

又一个深夜,我戴上红色的乳胶手套怀着忐忑的心情冲完了这卷底片。效果令人惊讶,在我的骨灰级扫描仪下亦有优异表现。人像表现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夸张,宁谧的黑夜却被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属色泽,颗粒细致。所有的迹象都表明,古老的银盐再一次击败了数码。最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朦胧的路灯都被一个个小圈所环绕,给人一种超脱现实的梦幻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SHD100没有防眩光乳剂层而歪打正着呢?

雷丁娜 1:25稀释 20摄氏度 显影6分30秒,停显1分,F-24定影30分钟,水洗1小时。

背景音乐: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