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去了小黑屋,三个人。

柯,萱,还有我。

阿柯昨晚看电影到4点。萱8点被我吵醒,后又干等了2小时才出发,眼泪狂流。

等到三个人在小黑屋聚集,已经是午饭时分勒。遂决定约上Ben一起吃午饭。

Ben满面春光地出现在大家面前,阿柯上去就是一黄瓜,号称千岛湖生态黄瓜。Ben也不客气,“比阿基比阿基”地啃起来,我给他看之前阿柯吃黄瓜的照片,他笑得更开心勒。。。不得不承认,那张照片的确排除不了低级趣味的嫌疑。

在一家或即将关门的西安小吃店吃完午饭,我们一行四人去了活动中心3楼光哥的公司,在他新装修的吧台偷喝蛋黄酒,味道怪怪的,但并不难喝。我们琢磨着光哥回来发现酒少了半瓶后的失落心情。

兜了一个大圈子,等回到主题黑屋子,已经是下午1点30分以后的事了。。Ben哥果然不是一般的坏,在我刚刚拆封1大包12寸的3#相纸后,“哐当”一下推门进来,还在暗房里吸烟,想熏坏我们的魔法药水,我们3位成功代表月亮消灭了他,终未能得逞,灰溜溜地逃走勒。我们很开心地开始工作,甚至成功扩印出了12寸的大照片,但阿柯却很伤脑筋,因为他相信我们透支了一个天才几乎一个下午的生命。

当隔绝光线的门再度被打开时,金色的斜阳已经穿越楼道,印在了活动中心的墙面上。我清洗完瓶瓶罐罐,阿柯帮我吹干照片(是的,吹干,但不再需要用嘴了,因为我带了仅有的一台吹头发用的电吹风),萱则埋头忙着裁切照片。

故事到这里结束了,PM 5:47:01秒,我们分手在下沙十六街区,天空是湛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