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亲眼见证一场手术。

“现在的年轻人,都只会抱自己的女朋友啦。”当我把她从手术台上抱下来的那一刹那,一位年龄稍大的护士说了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不得不佩服她的精辟。

曾几何时,我们几乎忘记了“家”这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概念。

第一个夜晚是难熬的。虽然痛的不是我自己。

被鲜血染成红色的引流袋,生命检测仪,氧气管,微弱的床头灯,窗外不眠大厦的灯光照亮了她苍白的脸。

第一次,交换角色去照顾自己的长辈,真正尝试做一个护工。有种紧张,兴奋混杂的复杂情绪。慢慢地,发现自己还不是一个冷血动物,体内的温情战胜了疲倦。

原来,人是那么的容易受环境影响,在极端状况下,才能激发出深藏的情感和潜能。

同病房一位年长的阿姨,正等待手术。当和其子女聊天时,她用她那特有的微笑看着我,那笑容让人难忘。

又一次,看到了自己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