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时钟悄悄划过12点。2008年的最后一个月份降临。

每年的12月,都会不由自主地感叹一下,自己又老了一岁。而年龄越大,对这个社会也就愈发的不信任。

牢骚到此为止。过去的一天,其实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星期日。

断桥边就是大片的金黄色法国梧桐,照片中Tata和Jamie笑容灿烂。Jamie是周六晚上在钱柜认识的杭州女孩,大四,tata在法语班刚认的小妹。她的出现,彻底粉碎了我对杭电无美女的看法。

Tata则是在更早一些时候认识的。猪生日那天,她略带腼腆地出现在光哥新开的酒吧里,说话声音很细很动听,一副天生的播音级嗓音,虽然话语不多但极易打动人。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善良、替人着想、一点点内向,容易走神。

这样两个江南美女,在西湖边的北山路上的出现,还是引来了一些路人的围观。当然不排除是因为我这个业余摄影师长得太帅的缘故。。

在延安路拥堵的车流中挣扎了好几个小时,tata显得有些疲倦,但随即很快地进入了状态。两个小姑娘对摄影的热爱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有那么一刻我甚至想卖掉手里的相机洗手不干了,她们自拍的一些片子是那么的精灵,超凡脱俗。很遗憾我不能发布在这里,我的脑海里正浮现出Jamie的打着光棍来找我复仇的恐怖局面“`

初冬的阳光总是很吝啬,方才波光粼粼的湖面因为太阳的早早落山而一下子沉寂下来,气温骤然降低。在晚些时候会师的另一波死党的怂恿下,我一万个不愿意地在西湖边的一家餐厅请大家吃饭。席间,大家热烈调侃,席毕,我望着空空如也的腰包一筹莫展。

作为报答,众人将和美女独处的机会让给了我。阿斌哥步行去河坊街附近的驾校考驾照,可怜的小柯则一路将斌哥没电的电瓶车推回了文二路。

Tata、Jamie在公交车站和我告别。末班的巴士,在沉睡的高速路上行驶,远处的城镇上空绽放出绚烂的烟火,它们点亮,它们熄灭。

幻灯背景音乐: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