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09年教师节即将过去的这半个小时里,写下这篇博文,聊以纪念。

几乎每个教师节,都会给我各个年段的班主任们去一个电话,问候一下,感谢他们在我成长道路给过我的无私关怀和帮助。

下午在初中同学群里聊天,大家坦言对彼此的印象都已经相对模糊。唯独记忆犹新的莫过于曾经与我们朝夕相处的班主任,那位在我们眼里高大英俊的班主任;那位刚正不阿、对我们要求严格的老大。

屈指算来,我们从老大手里毕业已经有10年,而我们的人生将会有几个10年呢?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这样的一副场景:3年如一日早起督班,督促我们背古文,给我们解读文字的魅力,授予我们为人处事的哲理。听他的课是一种享受,听他的“唠叨”则是人生一大幸事。

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而让我们倍感荣幸的是,在我们的成长之路上,有位师者付出了如父亲对子女一般的爱,这样的爱,无私,博大,温暖,给人以动力。这在我后来的求学生涯中,是从未体验到的。

很可惜,除了毕业照,翻遍抽屉找不到一张初中留下的照片。在一盘被我翻录多次的磁带里,找到一段当年老大在课堂上放过的录音——《珍珠鸟》。送给教师节,送给80后的我们,一同来寻觅儿时的回忆吧: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