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小喜欢广播。曾有个梦想:当自己年老的时候,能够安安静静地坐在直播间里,和整个城市的不眠者说话,分享自己的经历,把声音传递到夜空中的每一个角落。

现在,我还年轻。这个愿望实现的时候,我29岁。

她在一个美丽的省会城市主持一档夜话节目,至今已有3年。她有个很炫的播音名:紫轩。我们在邻居的耳朵认识,然后去听她的直播。节目的名字是“OH,夜“。可以很动感,可以很知性,就如同她的性格一样,无论怎样都游刃有余。

7月下旬,天气炎热异常。没有周密的安排,临时决定去她那里做客。

她请我去一家西餐厅吃饭,接待我们的是餐厅经理。几乎是一到那里我就见识到了她那庞大的朋友和粉丝群。

22点的节目,我们在21点30分才抵达电台。任何书面上的策划都没有做,我想,或许已经印在她的脑海里了吧。

21点57分58秒,进直播间。关上那扇厚重的门,我们就仿佛与世隔绝了。只能通过3层厚的钢化玻璃看到导播间外面的人们。喜爱摄影的七七在一旁为我们照相,快门一次次落下,记忆也在瞬间被定格。

”我做节目都要关灯~“ 紫轩轻描淡写地对我说,这将意味着将不能看任何稿件,一切只能全凭自己的大脑,OK,现在也只能听她的了。

灯光熄灭,调音台推子被推上,背景音乐响起。躁动的心开始沉寂下来。耳机里传来紫轩熟悉的声音,一切似乎都和平常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此刻,我们不是在电波的两端,而是近在咫尺的距离。我也不是听众,而是节目中的一员,我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电波传递到城市的夜空中去。给那些夜不能寐或者找寻宁静的人们带去问候,那是一种不在现场,就无法体会得到的奇妙感觉。

节目的话题是旅行,毕竟是直播,刚开始还是有些不太自然,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习惯,开始渐渐享受这种气氛,甚至迷恋上这种暗夜中说话的感觉,这是任何一次录播都不能与之相提并论的感受。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半点报时,感觉嗓子干涩,就离开去录播间拿了瓶水来喝。后来才得知,直播间是不允许带水的,如果不小心溅到设备上就可能是播出事故了。一段小小插曲。

在她的引领下,后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得特别快,最后以我喜欢的吉他版《旅行的意义》收场,意犹未尽的感觉。

下节目后又去了她朋友的生日聚会,出来后又请我去吃了南昌的特色夜宵,大饱口福。

真心谢谢紫轩,虽然我只是一个过客,但已深深爱上这里,爱上了FM906。

DSCF7333 DSCF7537 DSCF7346 DSCF7355 DSCF7523 DSCF7501